许世友 许世友和王建安“割袍断义”,主席耳提面命,冤家杯酒泯恩仇

许世友 许世友和王建安“割袍断义”,主席耳提面命,冤家杯酒泯恩仇

文章图片

许世友 许世友和王建安“割袍断义”,主席耳提面命,冤家杯酒泯恩仇

文章图片

许世友 许世友和王建安“割袍断义”,主席耳提面命,冤家杯酒泯恩仇

文章图片


上世纪50年代初秋的一天 , 风尘仆仆的王建安赶到了西柏坡 。
此时的王建安 , 名义上是华野东线兵团(山东兵团)副司令员 , 但实际上由于参加豫东战役还一直没有走马上任 。 让王建安没想的是 , 自己一到西柏坡 , 就享受到了主席亲自迎接的特殊待遇 。
更让他没想到的是 , 主席和自己略一寒暄 , 就一边在巨幅地图给他看了一个点 , 一边开门见山挑明了召他到西柏坡的原因:协助山东兵团司令员许世友 , 一鼓作气拿下山东的最大城市济南 。
王建安看到有仗可打 , 表示坚决完成任务 。 聊到最后 , 主席话锋一转:
我听说你和许世友是“山东双雄” , 可不要各自为战“孤掌难鸣” 。 这次打济南 , 许世友是总指挥 , 你是副指挥 。 此战只许胜不许败 , 此战若败 , 许世友提头来见 , 再打你40大板!
主席一番话 , 让王建安的思绪一下回到11年前的延安 。

西柏坡
早在几年之前 , 由于批判红四方面军出现了矫枉过正 , 心直口快的许世友因为几句牢骚 , 被列为批判对象 。 许世友一气之下 , 联系军、师、团、营级干部30余人 , 约定4月4日“拖枪”跑到陕南去找老部下张才千打游击 。
就在出走的前一天上午 , 许世友的“铁哥们”王建安突然醒悟 , 报告了组织 。
毛、周、朱等首长闻听后非常震惊 , 抗大全体学员紧急在操场集合 , 林校长亲自带领保卫处的人按照名单逐一抓捕 , 在少林寺呆过八年的许世友见势不妙 , 飞身窜上了房顶 。
在副校长刘伯承的劝导下 , 许世友才跳了下来 。 后来 , “首犯”许世友态度恶劣 , 被判极刑;王建安、刘世模、洪学智、朱德崇、詹道奎等人被判6个月以上 , 只有红31军政委詹才芳关押一周释放 。
由于主席力保 , 许世友免于一死 , 随后和王建安等人进入抗大学习 。

但是 , 经此“抗大风波”一折腾 , 许世友和王建安彻底闹掰 。
在许世友看来 , 批判他的红一的人可以原谅 , 抓捕他的保卫处19岁小孩邓岳也可以原谅 , 但是多年的“铁哥们”和红4军老搭档王建安不能原谅 , 下决心从此“割袍断义” , 永不来往 。
许世友和王建安的交情 , 可以追溯到1927年11月的黄麻起义 , 这次起义奠定了鄂豫皖根据地和红四方面军的基础 。 21岁的许世友和19岁的王建安 , 都在起义后被编入红11军31师 。
此后 , 许世友和王建安分分合合 , 先后两次在红4军聚首 , 1935年同在红4军任军长、政委 , 一起参加了长征 。 红军缩编后 , 许世友任骑兵师师长 , 王建安任红四随营学校高级干部队的副队长 。
全面抗战爆发后 , 许世友任129师386旅副旅长 , 王建安率先到了山东根据地 。 不久 , 王建安任山东纵队副总指挥(总指挥张经武) 。 第二年 , 许世友任山纵3旅旅长 , 成了王建安的下属 。
1942年底 , 山东纵队与115师合并为山东军区 , 司令员是115师政委罗荣桓 , 王建安任副司令员兼鲁中军区司令员 , 许世友任胶东军区司令员 。 在这一时期 , 王建安的职位还是略高于许世友 。

1947年1月 , 山东八路军和华中新四军合并为华东野战军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