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裕%嘉庆《宁国府志》的一处错误

童达清
第1154期
嘉庆《宁国府志》卷十四记南陵县寺观 , 有:
开化寺 , 在县北二里 , 唐为安贤寺 。 水池围绕 , 松萝郁茂 , 旧名谢家池 。 杜牧诗:“谢家池上安贤寺 , 面面松窗对水开 。 莫道闭门防俗客 , 爱闲能有几人来 。 ”
显然 , 嘉庆《宁国府志》的这则史料出自《南陵县志》 , 嘉庆《南陵县志》卷四《营建志?坛庙》记曰:
安贤祠 , 在开化寺后 , 旁为谢家池 。 杜牧诗:“谢家池上安贤寺 , 面面松窗对水开 。 莫道闭门防俗客 , 爱闲能有几人来 。 ”
《宁国府志》与《南陵县志》的记载虽略有出入 , 但其基本意思一致:唐时 , 南陵县有座安贤寺 , 杜牧曾来此游赏 , 并作有诗 。 嘉庆《南陵县志》卷十五《艺文志》直录此诗 , 题为“安贤寺” 。
文裕%嘉庆《宁国府志》的一处错误
文章图片

然遍查杜牧的《樊川文集》 , 并未录有此诗 。 杜牧曾于大和四年(830)随沈傅师至宣城 , 任宣歙观察使幕 , 大和七年(833)离宣城 , 应淮南节度使牛僧孺之辟 , 为淮南节度判官 , 充监察御史里行;开成二年(837) , 杜牧再入宣歙观察使崔郸幕 , 为团练判官 , 充殿中侍御史内供奉 , 开成四年(839)离宣赴京 。 杜牧两度在宣为官 , 前后凡五年有余 , 完全有可能多次去过辖下的南陵县 , 游历过安贤寺 。 那么 , 这首《安贤寺》诗是不是杜牧的佚诗呢?
其实不然 。 北宋孔延之《会稽掇英总集》卷九、吕希哲《吕氏杂记》卷下、江修复《江邻几杂志》(阮阅《诗话总龟》卷十五引) , 南宋陆游《老学庵笔记》卷六、吕祖谦《皇朝文鉴》卷二十七、嘉泰《会稽志》卷七 , 均明确指出这是吕夷简的《天花寺》诗 , 只是字句略有不同 。 其中 , 吕希哲、吕祖谦均为吕夷简后人 , 其言当可凭信 。
【文裕%嘉庆《宁国府志》的一处错误】 贺家池上天花寺 , 一一轩窗向水开 。
不用闭门防俗客 , 爱闲能有几人来 。
贺家池 , 即绍兴的镜湖 。 天花寺 , 一称天华寺、天华院 , “周广顺三年建 , 号无碍浴院 , 至道二年十一月赐名天华院 。 ”(乾隆《绍兴府志》卷三十八)吕夷简庆历元年(1041)致仕后 , “常慕东南山水佳胜 , 寓雁(荡)山”( 雍正《浙江通志》卷一九五) , 《天花寺》诗当作于此时 。
那么 , 吕夷简的这首《天花寺》诗 , 怎么会挂在杜牧名下呢?
北宋蔡宽夫《诗史》:“江邻几言‘孟郊死葬北邙山’ , 非退之诗也 。 ‘贺家湖上天花寺 , 一一僧窗向水开 。 不用闭门防俗客 , 爱闲能有几人来 。 ’此吕文靖诗也 。 ”(阮阅《诗话总龟》卷二十九引)可见早在北宋时 , 吕夷简此诗已经被冠在别人名下了 , 只是《诗史》中没有明言其人为谁 。
到南宋时 , 龚颐正编《芥隐笔记》 , 已经明确将其归入杜牧名下:
诗中用“爱闲”字 。 多病爱闲 , 始见《南史?王俭传》 , 乐天有“经忙始爱闲” , 刘梦得有“功成却爱闲” , 杜牧之有“爱闲能有几人来” 。
或许杜牧确曾作过“爱闲能有几人来”之句(这可能是后人将此全诗归入杜牧名下的根本原因) , 吕夷简作《天花寺》诗直用其成句 , 亦未尝不可 , 若是四句全用 , 那就不是借用 , 而是盗窃了 。 清人平步青在他的《眠云舸酿说》诗话里论及“爱闲”之典时说:“杜紫微‘爱闲能有几人来’ , 俱用其语 , 吕文靖题《天花寺》诗又用紫微 , ……则文靖直盗窃小杜 , 文裕考之未广也 。 ”(《霞外攈屑》卷八)这就不免过于武断了 , 吕夷简好歹也是北宋名臣 , 断不会犯此低级错误 。 文裕 , 即陆深 , 明代诗文大家 , 去世后谥号“文裕” 。 他在《春风堂随笔》里 , 也是把《天花寺》的著作权归属吕夷简名下的 。 平步青讥讽陆深“考之未广” , 殊不知正是他自己才有此毛病 。